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群租房蚁居隐患重重 屡禁不绝乱象何解?

  近日,浙江杭州一所被分隔成160个房间、有300多人生活的群租房被有关部门查封清空,引发社会关注。
  群租房是城市化进程中的“顽疾”,由群租房引发的公共安全事件和各类纠纷、矛盾屡见不鲜。尽管各地纷纷出台措施,但群租房依然屡禁不止。业内人士和专家认为,群租房治理的问题在于法律法规尚不完善、整治手段单一,应从市场供需入手,根治群租房乱象。
  “超级群租房”隐患频现
  浙江杭州近日惊现一间占地2500平方米的“超级群租房”。这片庞大的群租房位于杭州城南,原是一个仓库,被当地村民承包后,改造成了上下两层、六排单元、160个房间,据了解,鼎盛时期,这一个仓库内塞进了多达300名的租客。

  目前,这一超级群租房已被有关部门查封清退。记者12日在现场看到,这个巨大的群租房环境脏乱、通道狭窄,唯一的出口边上还堆放着木板等杂物。走进仓库内部可以看到,狭长的过道两侧布满被隔出来的小房间,内侧的房间没有窗户,每个房间大约在十至二十平方米,群租房内没有厨房,烧菜烧饭都在房间内或通道中进行,而这样一个群租房存在已有四五年的时间。
  像这样大量的人口密集居住在狭小空间内,人均居住面积不过几个平方米,没有基本生活措施的群租房在全国各地都屡见不鲜。据媒体报道,北京一个占地2400平方米的地下废旧停车场被分割出了188间屋子,总共住了55户居民,约100多人;上海一间不过40平方米的群租房住进了十多名住户……
  记者了解到,群租点往往存在电气线路铺设不符合要求、人均使用面积不达标、房间的隔墙不符合耐火极限等问题。一旦发生火灾就会迅速蔓延,易发生垮塌,群租房内人员密集,不易逃生。此外,群租房人员复杂,往往也成为许多治安问题、伤害事故的温床。
  群租房为何屡禁不绝
  近年来,北京、上海、广州、杭州等多地多次对群租房现象进行整治行动,但一边是整治频频,一边又是群租房屡禁不绝。
  “杭州旧城翻新的速度很快,房租也跟着年年在涨。”老家在安徽阜阳的张先生在杭州打工,与5名工友一起租住在一套60平方米的群租房内,每人每月的租金大约为450元。张先生说,他一个月就拿3000元工资,只能够尽量挑便宜的地方住,“不然一年到头存不下几个钱。”
  群租房易“死灰复燃”,究其原因,在于低收入人群对廉价住房的巨大需求。记者调查了解到,群租房的主要租客群体是外来务工人员。房价、租金高,公租房的数量远远不够,廉租房的户籍要求又将他们拒之门外,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买不起房也租不起房。然而城市经济建设与发展离不开大量劳动力,价格低廉的群租房能解决外来务工人员的基本生活需求,从而成为一种“刚需”,难以光靠禁令与一次次的整治得到根除。
  群租往往还具有隐蔽性,如果不是群租住户扰民,遭到附近的住户举报,公安部门仅仅通过暂住证的审查,也很难发现群租的情况。
  此外,群租房整治存在有法可依却无操作性、多头管理却导致无人负责的窘境。尽管不少大城市近几年不断出台规定整治群租房,但往往难以落实。群租房的管理往往牵涉到众多部门,例如公安部门负责居住房屋租赁的治安管理、消防管理和居住房屋租赁当事人的居住登记,工商行政、卫生行政管理部门负责查处利用租赁居住房屋进行无证无照经营的行为等。
  “目前群租房的管理中,各个业务部门的职责规划、处罚依据都较为笼统,成为一个看起来谁都可以管,但实际上哪个部门都管不了的问题。”杭州市公安局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闻潮派出所副所长张春林说。
  也有住户向记者反映,虽然有众多相关部门对群租房“负责”,但实际情况是负责的部门多,但互相推诿,导致群租现象无法得到有效及时的处理。
  补齐房屋租赁“短板” 治理宜疏堵结合
  基层管理人员向记者表示,在管理群租房的时候,最大的难题是,如何界定什么样的群租合法,什么样的群租违法。除了北京、上海、杭州等少数地方,很多城市对人均最低租住建筑面积都没有明确的规定。
  在整治过程中执法人员也发现,当前的地方性法规对房屋产权人的要求和处罚较为明确,但对出租房进行转租的“二房东”、中介等的违规租赁行为并没有明确的处罚规定。
  专家表示,整治群租,要疏堵结合综合治理,光靠一批批查封、拆违难以根治顽疾。“政府应将解决低收入人群的住房问题纳入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划中,继续加大公租房、廉租房的建设力度。”浙江省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杨建华认为,群租房整治需要在治理“群租”、做好监督查处的同时,还要补齐房地产市场房屋租赁的“短板”,从根本上解决低收入群体租房问题。
  我国多地已经开始对此进行探索和尝试,提供更为完善的公共服务。杭州市上城区近期对区域内的群租房进行改造试点,装配电子门禁、闭门器、摄像头、消防器材四大件,同时与中介公司进行合作,按照市场化运作模式,对群租房进行统一管理,并对租户进行消防培训、定期检查防火设备等。上海也有一家中介公司与区政府签订协议,将闲置住房统一收租、改造为人才公寓,提供给企业员工租住,并对租房对象提供一定住房补贴等。
  专家认为,外来务工人员等群租房主要人群为城市发展建设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却生存在夹缝之中,无法享受城市发展所带来的红利,政府在整治群租房的同时应注意保障弱势群体利益,进一步加强住房保障,缓解低收入人群的住房困境。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隐患 蚁居 何解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热销楼盘

新房单价区域

最新租售信息

二手房 租房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